盛源彩票登录

分类

分类:

南方基金近三年四成产品业绩亏损主动管理优势

  近期,ETF等指数基金大行其道受到投资者追捧,但细究之下,这也是主动管理遭遇重挫后的无奈之举。根据《号外财经》观察,近些年A股市场波动频繁、震荡剧烈,这让主动管理型权益类基金的管理难度直线上升,即使是老牌基金公司也颇感无奈。

  以“老十家”基金公司之一的南方基金来说,虽然地处深圳这一改革开放的窗口,又是国内发展较早起步较高的资产管理专业机构,但在近三年的业绩表现中,仍有四成左右的基金累计亏损。在这些亏损的产品中,又以权益类基金为主,而从二级分类看,主动管理和被动指数基金的亏损比例几乎各占一半,主动管理的优势尽失。

  近几年的A股市场虽然也曾有过大涨的兴奋时刻,但要连续来看,却是充满震荡、波动加剧。2014年市场爆发性上涨,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又遭遇连续回调,2017年蓝筹股引领牛市回归,但进入2018年A股普跌程度令人瞠目结舌。

  在这应接不暇的大涨大跌中,权益类基金的业绩则多数令人失望。就拿老十家基金公司之一的南方基金来说,在近三年的业绩中,该公司有四成产品都遭遇亏损,其中权益类基金占到了绝大多数,而如果细分下去,则主动管理与被动指数的亏损产品数量比例相当。

  地处深圳这一改革开放的窗口,又是市场化程度最高、起步最高的专业资产管理机构之一,这样的结果似乎让人意外。在这些近三年亏损的产品中,除2只债券基金以外,其余都是权益产品,被动指数型产品24只,主动管理型产品19只。

  在主动管理型产品中,近三年业绩亏损超30%的有4只,30%-10%的有12只,仅有3只跌幅在10%以下。更让人意外的是,业绩垫底的两只基金竟然均来自于管理经验接近7年的张旭,两只基金分别是南方产业活力、南方盛元红利,前者亏损39.13%,后者亏损36.43%,而且在近一年、近两年里均为亏损。

  南方产业活力从2015年1月份成立,可惜累计还是亏损超过10%。除了在2015年里净值为盈利以外,2016和2017年均亏损,表现分别为-21.56% 和-3.64%,相比之下,同期的同类均值却是-11.69%、12.60%。

  凭借重仓成长股,南方产业活力在2015年下半年股指回调结束后迅速反弹,但没成想,这样的布局却在2016年遭遇更大挫折。当时,创业板与中小创年度亏损都超过20%,成为重灾区,南方产业活力因反应迟钝也未能幸免。从大体情况看,2016年的前十大重仓股与2015年时并没有太大差别。

  经过2016年全年的回调,市场充斥着对蓝筹股及消费股的投资热情,这也成为2017年蓝筹牛市的重要推动力。但反观南方产业活力在2017年的重仓股,却并没有持仓主流上涨股票,一季度的前三大重仓股ST中南、星河生物、骅威文化均来自于前一年,而且居然将一只ST股票作为第一大重仓股。

  2017年二季度之后,这种情况才有了改观,但在四季度,由于重仓钢铁等周期股,南方产业活力的业绩再次落后,最终导致在去年的蓝筹牛市中基金净值出现亏损。今年内,尽管各季度持股变幻频繁,但在整个A股遭遇系统性回调之时,业绩也不如人意。

  张旭从2008年加入南方基金,曾任金融及地产行业研究员,于2012年任基金经理职务,至今已经快七年。但从累计管理的产品来看,除了南方消费进取这只分级基金受益于2014年的牛市,在杠杆效应下涨幅跑赢同类均值以外,其余基金大多落后同类。

  从亏损幅度看,指数基金要大于主动管理型产品,根据《号外财经》了解,在南方基金旗下28只近三年有业绩的基金中,只有4只净值上涨,在24只亏损的被动指基中,有15只跌幅都在30%以上,相当的惨烈。

  在亏损靠前的指数基金中,分级基金B份额首当其冲,在杠杆的作用下,南方中证互联网B、南方中证高铁产业B近三年亏损都在七成以上,南方中证国企改革B也超过了50%。

  而且这三只基金成立时间均在2015年六七月份,成立于7月份的南方中证互联网B显然最悲催,成立时刚好是熊市的起点,当年底,净值就从1元下跌到0.8752元。2016年又亏损了49.28%。

  其实从前十大重仓股看,该基金并没有豪赌成长股,从2016年时,该基金始终将银行保险作为重点股票进行配置,仓位也都靠前明显,但2015年主板市场回调明显,而2017年却得益于蓝筹股爆发,使业绩上涨了35.19%。然而在今年蓝筹、成长皆遭遇重挫的时期,该基金亏损也出现了史无前例的情况,年内跌幅已达61.23%。

  而另一只倒霉的基金,南方中证高铁产业B成立于2015年6月份,刚成立一个月,牛市就已经消失不见了。作为以铁路、电气设备等行业为主要重仓行业的基金,南方中证高铁产业B的累计跌幅比南方中证互联网B更让人难以接受,到目前3年多时间,亏损竟然累计超过90%,而且无一年是正收益。

  南方中证互联网B的基金经理周豪管理该基金2年多时间,孙伟管理南方中证高铁产业B也有3年多时间。这一时间也几乎是二人完整的任职基金经理的年限,可见两人都是从一开始就进入到指数基金的管理工作。这也难怪,以二人的经验,近几年如果管理主动型产品想必也是亏损累累。

  从二人旗下的产品来看,除了周豪与蒋秋洁、吴剑毅、史博共同管理的南方消费活力,是一只主动型基金,并且近三年业绩达11%以外,其余产品皆是被动指数,似乎南方基金以被动指数基金作为新手的训练场,而这些产品99%以上都是个人投资者,这种“损害了别人成全了自己”的做法也实在让人无法直视。

返回列表